【街町記憶 I】百年前的廟埕大亂鬥!走過艋舺的記憶風華

夾在川流不息的人潮中,各式潮流名店及百貨林立的西門町總是熱鬧喧擾,順著康定、昆明一路向南,煦煦的暖陽灑在廣州、華西,漸漸的,街景由現代的高樓建築轉變為斑駁磚牆,走著走著,往日記憶從年邁的建築緩慢滲出,彷彿聽到艋舺正低聲呢喃著往日情懷,哼唱懷舊的小調……

艋舺 ,現名萬華,同一塊區域,卻有兩樣截然不同的情懷,西門町從早到夜晚都沒有停歇,歡快的音樂,大聲唱著台北的流行與街頭的熱烈,而另一頭的老艋舺,駝著磚瓦舊屋,懷裡揣著的,是歷經風霜的古蹟,與屹立不搖的廟宇,牆上的刻痕低訴著當年的傳奇,在在地人眼裡,艋舺並不等於萬華區,而是這一片古老的街廓。

艋舺像是一位堅守村落的耆老,沉靜的雙腳化為座標,不受外在耳語的叨擾,只是靜靜地等,等候願意聽故事的人……

§ 拼鬥之初,取名艋舺 -

『Banka!』『Banka!』遠方碼頭邊的男子朝船隻大喊,另一側則有成群的小船在河道上擁擠而熱鬧著,好不容易越過一片蠻荒,拖著勞累的步伐,終於看到人煙,對於眼前熱鬧忙活的景象,賴仔打趣的要同行的人一起來圍觀……

『他們在喊什麼啊?是在叫誰的名字嗎?』被眼前人聲鼎沸的景況吸引,賴仔與同行的墾民猜測、討論著。好不容易趁著人群空檔,上前詢問剛剛那名朝船隻大喊的男子,起初男子還以為賴仔一行人是要來買茶葉的,原來啊,他們大喊的單詞『Banka』意在指示小船停泊……

熙攘的河岸邊,透過流水載送小船來交易番薯與茶葉,是凱達格蘭族人的日常,而『Banka』則是族語中對小船的稱呼,開墾大台北地區的『陳賴章墾號』率領福建鄉民來到了艋舺,正巧看到了市集景況,便隨當地人將此地命名為『艋舺』直到日治時期,才被改名為日語發音相似並相對容易的『萬華』作為地名,並一直沿用至今。

艋舺19年飲食攤 出處:國家圖書館
民國20年 艋舺遊廓
民國20年艋舺遊廓 出處:國家圖書館
§ 頂下郊分立,翻轉艋舺歷史的一役

在『陳賴章墾號』開墾之後,艋舺人口大增,也隨著淡水河運的便利,將艋舺帶進了全盛時期,而後也有了『一府、二鹿、三艋舺』的美名,卻也意味著更多的利益爭奪。

在跨海離鄉的背景,土親人親的常情下,同鄉同族自然聚集,你我異族爭鬥對立,將艋舺瓜分為三大勢力,也終於在日後爆發了改變艋舺歷史最重要的一役─頂下郊拚!

§  緣起 蓽路藍縷的進港。同安人

滾滾波濤重擊著單薄的甲板,上一刻的風和日麗彷彿海市蜃樓,黑水溝正對著渾身濕漉的同安人發出惡意的怒號。

甲板上的水手、底艙的乘客們紛紛低頭合掌祈求著鄉神城隍爺的庇佑,期望前往新世界的夢想不會如泡沫般消逝……

懷著移居開墾的美夢,飄洋渡海來到了北台灣最興盛的艋舺,竟也遇上了同鄉的三邑人,還記得泉漳械鬥那幾年,因為沒有幫著加入戰爭,而受到三邑人的埋怨,如今在艋舺遇上了,勢力還相當單薄的同安人只好選擇剝皮寮一帶,先試圖安穩剛上岸的步伐……

光緒三十四年 艋舺土地後街(今西昌街)
出處:國家圖書館(台北市文獻委員會提供照片授權國家圖書館進行數位化典藏)
龍山寺大圖
日據時期整修前龍山寺 出處:龍山寺官網
§ 交鋒 忿怨不明的暴力。三邑人 

龍山寺前的店街市集喧騰熱鬧著,議價的聲音此起彼落,偶而傳來艋舺碼頭的鳴笛聲,一如船工載物卸貨的吆喝,強而有力的劃破天際,人聲鼎沸的樣子,彷彿佐唱著三邑人的『頂郊勢力』,握有碼頭、稅金的大權,以龍山寺為基地,三邑人所發出的每一個聲響都是艋舺不可忽視的存在!

而本來平順熱鬧的日子,自從同安人來了之後,便時常引起紛爭,在三邑人眼裡,同安人像是整天吵著吃糖的小孩,沒那本事,卻又要求平分利益,雖然同出於泉州,但在三邑人眼裡他們不配被稱為是同鄉,更別說想共享艋舺利益了,而同安人在剝皮寮自成一派的『下郊勢力』看來也是塊棄之可惜的雞肋,在日益加溫的不滿裡,三邑人日夜計算著良時,好把下郊勢力併吞……

§ 殘局 無人勝出的戰爭。安溪人

沼澤前的祖師廟香煙裊裊不斷上飄,緩慢而堅定的傳往祖師爺靈裡,決心不插手上下郊兩勢力混亂的鬥爭,安溪人只求能夠安穩的在艋舺安居,誰也不冒犯,如一炷清香,穩固端正的飄散,與世無爭……

『發爐了!發爐了!祖師爺顯靈了!』信眾的躁動擾亂了一早祖師廟的清靜,而安溪人不知道的是,影響艋舺最劇的戰爭,竟也就如此倏地點燃了。頂下郊的對立終於來到一拚生死的關頭,三邑人對安溪人提出燒毀位居戰略要道的清水祖師巖以方便進攻,本來就不具威脅的安溪人,無力抵抗威逼利誘只能應允,這一把火,燒毀了安溪人的信仰支柱,也將同安人趕出剝皮寮,連村落庄屋都化為灰燼……

被這一突襲猛擊,同安人一路敗逃到大稻埕,而看似大勝的三邑人,歡慶得勢不過幾年,就因為艋舺碼頭日益嚴重的淤積問題,而使河運船隻紛紛轉向大稻埕碼頭交易,逐漸取代艋舺成了北台灣的商業中心。只剩下『頂港有名聲,下港有出名,艋舺通大稻埕』的對句,輕淺地,道出這一場令人無限唏噓的頂下郊拚……

青草巷
§ 漫步艋舺街頭,感受此刻的悠然

順著當年的戰火南下,同安人的城隍廟早已被帶往大稻埕,而剝皮寮老街的紅磚舊屋,仍保持著那一份古意,嶄新的艷紅卻也透漏著已非當年的磚瓦,同安人的立命之處,如今成了台灣鄉土教育中心,裏頭展演著在地歷史與新代影展,走過當年移民的掙扎與拼鬥,往日的情懷,如今融入現代生活……

伴著和煦的冬陽,在身上照出了暖意,從貴州、康定一路走過地磚石塊與水泥平房,屹立不搖的清水巖祖師廟,蒼老而突兀地自顧站立著,略顯斑駁的屋瓦藏不住老態,近期才上的防火塗料已然覆蓋了當年祝融拂過的痕跡,而原本的沼澤泥濘,如今鋪上了柏油與人行磚,來去的車潮蓋過了當年安溪人被犧牲廟宇的悲戚,而當年龍山寺的香火,梵音傳唱,與艋舺相伴度過了興衰,鼎盛依然。

艋舺古調,低聲吟唱著,耳畔傳來的低訴呢喃,你聽清楚了嗎?

景點介紹

§ 剝皮寮老街

為康定路、廣州街、崑山街所包圍的區域,有著古色古香的紅磚建築,是現今艋舺最著名的街道,在頂下郊分立情勢緊張的年代,剝皮寮老街處於兩勢力的交界,歷經清朝到日治時期,至今已經有兩百年的歷史,更是台北市碩果僅存的清代街道之一。而『剝皮寮』之名,有兩種說法,一是指此處為當時剝獸皮的工作區域,二是因清朝時期福州商船運進杉木,會在此地進行剝皮加工而得名。

現為台北市鄉土教育中心,融入教育文化理念,作為推廣鄉土教育發展的園地,並與社區文化做結合,不定期規畫各式主題特展,搭配上剝皮寮原有濃厚的時代感,現代與歷史的融合與衝擊,寓教於樂也成為相當有趣的反差。

§ 龍山寺

主祀觀世音菩薩,為國家二級古蹟,也是台北相當著名且重要的信仰中心,建築坐北朝南,面呈回字形,為中國古典三進四合院之宮殿式建築,全寺屋頂脊帶和飛簷為龍鳳、麒麟等吉祥物造型,飾以剪黏和交趾陶,色彩瑰麗,堪稱台灣剪黏藝術的精華,並會於每年定期舉辦傳統節慶祭典及民俗活動,如農曆花燈展覽、四月浴佛節等。

在早年台灣北部有瘴癘之氣,尤其艋舺一帶瘟疫橫行,造成相當大的災情,龍山寺落成後隨即成為當地居民的信仰中心,舉凡議事、訴訟等都會恭請神明論斷,也帶動了當年周邊商家市街的繁榮。

§ 清水巖祖師廟

全名艋舺清水巖祖師廟,俗稱艋舺祖師廟,主祀清水祖師,傳說早期每逢天災劇變前,清水祖師便會落鼻示警,一直到災變過後才會自行恢復,因此也有『落鼻祖師』的尊稱。與三峽祖師廟、淡水祖師廟、瑞芳祖師廟,合稱為『大台北四大祖師廟』

在頂下郊拚發生時,原本允諾會負責重修的三邑人並沒有依約從建寺廟,而僅僅是捐獻一對龍柱略表心意,仍由安溪人大老白隆發奔走募款才在22年後重建廟宇卻又在幾年後遭受祝融之災,至今仍在整建當中,祖師廟歷史的悠久,也被視為表現清代中期最具特色與藝術水準的台灣廟宇!

§ 艋舺地藏王廟

艋舺地藏庵,俗稱艋舺地藏廟,為龍山寺的屬廟,主祀地藏菩薩,旁配祀淡水縣城隍爺及田都元帥,興建於清乾隆二十五年,現為國家三級古蹟,至今仍保持清代中葉單殿式建築風格,結構簡潔,雕塑樸拙,遠遠看來光線幽暗,相當神秘。

而廟中最特別的是供桌上的香爐,年代之久遠可以追溯自光緒二十五年,而神位上的『地藏王廟』匾額,則可推算至道光八年,距今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,雖然不比其他廟宇的華麗,但卻又著樸實而沉著的年代記憶。

§ 青草巷

位於地藏王廟附近的西昌街上,走近便會聞到濃濃的青草香氣,甘醇的清香,帶了點乾燥的雜味,這裡是台北最著名的青草巷,看似窄小昏暗的街道,有多達10幾家的藥草店聚集。

青草街,也被稱作為『救命街』在艋舺開墾之初,因有瘟疫橫行,又有相當多的流行疾病,醫生卻相當稀少,所以青草藥店就成了民間診療的主要來源,也是自家中的保養、用藥的選擇,大家多是喝青草熬成的湯汁來治病,而也有許多鄉間偏方便這樣流傳出來。